報 章 訪 問
         
     

刊登於《招職》6 Feb 2009

獲獎音樂人金培達談音樂:「製作人及管理人須相互依賴!」
在樂壇頒獎典禮中獲得多個獎項的著名音樂人金培達,年前更憑影片《伊莎貝拉》獲得第56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電影配樂「銀熊獎」。在發展個人音樂事業同時,金培達亦是伯樂音樂學院的導師之一,參與培育後輩,希望有更多樂壇生力軍加入發放異采。

音樂事業包含各個崗位
身為唱片監製,以及作曲及編曲者的金培達,形容音樂事業須要各個不同的單位通力合作,才能炮製出創作人心中的理想。「參與音樂製作的單位著實不少,除監製、作曲、作詞及歌手外,在音樂製作上我們還須要編曲、樂手、錄音師、工程師、以及管理及市務宣傳人員參與,才能由零開始將創作帶給聽眾。」

金培達續說:「唱片監製是製作的主腦,情形就好像到市場買?煮飯一樣,我們會選合適的配料及?菜去製作出想要的菜式及味道。當中的選材其實並不容易,最重要是認定了風格,希望投入的元素及歌手的配合。很多時我們憑著經驗去找合適人選,可能某一首歌須要某類型的結他手配合, 自己不太熟悉的,便會找其他人推薦。作為製作的中間點,監製與其他崗位在合作上並不須要常常碰面,主要是因為科技發達,樂手收到樂譜後,自行彈奏及錄製了個別部分,便可以將mp3版本寄給我們修改及提出建議,之後監製便能在錄音室內把不同部分結合。」

與編曲師合作最密切
金培達表示現今科技進步,參與音樂製作的單位基本上是以遙距的形式合作,大部分時間也不用見面,相比之下監製與編曲師的合作最為密切。「說到底造音樂都是以創作為先,之後便是製作。編曲在音樂製作上佔上一個重要的位置,因為我們須要來來回回反覆地聽及編製,而相比之下,樂手及錄音便不用花這麼長的時間反覆去做及嘗試。在這個過種程中,編曲師要跟創作人及監製不時溝通,才能確保製作出來的音樂符合原先設定的路線及風格。」

市場及推擴人員身負重任
完成樂曲製作後,還有多方面的工作配合,才能讓唱片順利推出。「做好音樂之後,還要製作唱片封套,為歌手構思形象、進行拍攝及平面設計等。此外,負責宣傳及市場推廣管理的幕後工作人員便要肩負剩下來的推擴重任。」

金培達謂:「我常常會指出宣傳人員與製作人的關係是互相合作的。當然,音樂不能不經過製作產生,但要知道音樂及歌曲本身的好與壞是可以非常主觀的。我們會以製作人最佳的知識及最多的心血製作樂曲,但市場及大眾的反應卻誰也不能擔保。之後的宣傳策略才是音樂與大眾接觸的開始,當中活動的部署、與唱片騎師的溝通、派台歌曲的播放、歌手出席的活動、曝光率及人脈的關係便須要具有專業知識及訓練的人士負責安排,才能將所制訂的策略成功執行。」


由業界主持的正統訓練
金培達相信,喜歡音樂的人多不勝數,而希望建立音樂事業的人士,不一定要具相關技術,亦可以在其他範疇常常與音樂為伍,最重要是對音樂具有熱誠及專業知識。「香港對專門負責音樂事業的宣傳及市務人員的訓練並不足夠,這麼多年來我們可以說是未有見過類似的正統訓練出現,即使有心入行的人士也沒有合適渠道,這個情況相當值得關注。即使我們製作了出色的音樂,也不能透過合適的渠道將之介紹給聽眾。

「作為音樂監製,我不時須要宣傳及統疇的人員開會及溝通。我認為成功的宣傳人員都有一個先決條件,便是熱愛音樂及不害羞。試想想,他們最常要做的,便是在會議上或對著合適的人士介紹宣傳建議及計畫,也要向不同的客戶清楚表達計畫的內容,不能講便差不多等於不能做了。另外,他們的分析能力也相當重要,因為如果只是口沬橫飛及滔滔不絕,但又不到題,誰會聽下去?有些時候我也會收到一些人來電提出合作建議,如一起創作樂曲,但那個人我本身可能不認識,若他如機關槍般說個不停,我可能會聽不清楚,怎會考慮那個建議?所以溝通技巧是當中的一大學問。」


生力軍加入 樂壇健康發展
談到香港樂壇與內地樂壇的發展,金培達表示現時是過渡時期。「有人形容香港樂壇如一池死水,這個說法實在太過嚴重。不論是香港樂壇及內地,甚至台灣,我們最希望看見的,便是不斷有新的創作人及熱愛音樂的人士加入。現在不過是一個過渡時期,我們不要愈描愈黑便是。文化本身是具有動力的,不會如一池死水般存在。如果我們硬要說廣東歌未落了,那麼我們試想想,六、七十年代,樂壇根本沒有廣東歌,只有國語流行曲吧!

「唱片銷量下跌由很多因素引致,是大環境及大氣候使然,不能只怪在創作頭上。近年我們看到很多具有實力的新人出現,唱歌及創作領域的都有。有人又說市場上沒有超級巨星,但也不過是一個年代的現象,只要讓文化項目健康發展,動力自不然會產生。」 。」


相關課程資料
音樂市場及管理學專業文憑 / 專業證書